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苑文化 > 文体生活
西行的情怀
作者:齐建中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24 16:15:57 打印 字号: | |

向西,列车的轨迹,卷起呼啸的风。有一些甜甜的味道,盘旋在唐古拉上空,咀嚼着风的灵魂,掂起空空的行囊。盛一瓢离愁,浮起淡淡的回首。感觉在激动中超越,疲惫在梭梭草尖上舞蹈,却从未丢掉记忆中的钵。一路向西,落雪的季节就让雪飘吧,在寂静的世界里,正好听春天的声音。

向西,看见了昆仑巍峨,太多的神奇耸立在肩头。蓝天白云,用苍桑的语言,解读生活的艰辛。最高的那朵,蹒跚的步履已迈出匆匆的行程。只有那凛冽的风呀,还在一次次与毅力较劲。唯有坚韧在这里畅笑,笑声掠过天际,唤醒了黎明,在这里,一个黎明就是一个希望。一路向西,挽起秀密的长发,雪莲花就盛开在身旁。

向西,小酌壮行色,微醺敞胸怀。不要责备孤芳自赏,在空旷的荒漠,一朵野花独自开放,流言显得如此渺小。多想呼唤心中的神啊,那怕只传来空空的回声。且把这回声描上七彩,挂在天边。以叶为杯露珠作酒,邀明月共饮,何惧孤凄,对影三人。一路向西,抖落一身邑尘,用真诚的笑脸,拥抱久违的乌兰。

向西,在蜿蜒里前行。丢下抱怨与期盼,世俗与惆怅。丝路寂寞,且听驼铃声声,雁鸣阵阵。玉门关外,春风已悄然挂在胡杨林的枝头,沿着不灭的星灯,抛洒一腔炽热。看燕子飞来,自由的在田陌上呢喃。山雨越过山峦,雷霆万均的揉躏着顽冥的情愫。一路向西,在枸杞微微的红里,我的胸膛已开始发热。

向西,沿着地平线,一望无际。月亮底下,可怜的笈笈草,难以应对盐碱的侵蚀,丧失了傲立冰雪的勇气,枯萎着迎风摇曳。我鄙视懦弱的存在,却无力改变残冷的现实。一路向西,石上清泉拨动心弦,把收获的喜悦,奉献给格拉丹东如诗的冰川。

向西,淌一条温存的河。那梦里的窈窕,就在不远的河洲,万丈盐桥,就是七夕的鹊桥。归拢闲情逸致,一路向西。在四季的轮回里,抛开孤寂的落魄, 山在微笑,掩住狂热的心跳,一片春色里去问候不冻泉,独享那特有的稀薄。不要轻言痴狂,我笑着来了,注定要笑着走下去。

 

 

责任编辑:吴万军